<address id="f1jrp"><listing id="f1jrp"><mark id="f1jrp"></mark></listing></address>

<sub id="f1jrp"><dfn id="f1jrp"><ins id="f1jrp"></ins></dfn></sub><sub id="f1jrp"><var id="f1jrp"><ins id="f1jrp"></ins></var></sub>

    <sub id="f1jrp"><var id="f1jrp"><ins id="f1jrp"></ins></var></sub>
    <sub id="f1jrp"><listing id="f1jrp"></listing></sub>
    <sub id="f1jrp"><var id="f1jrp"><ins id="f1jrp"></ins></var></sub>

    <sub id="f1jrp"><var id="f1jrp"><ins id="f1jrp"></ins></var></sub>
    <address id="f1jrp"><dfn id="f1jrp"><mark id="f1jrp"></mark></dfn></address>

      <address id="f1jrp"></address>

      <address id="f1jrp"></address>
        <address id="f1jrp"><listing id="f1jrp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<address id="f1jrp"><dfn id="f1jrp"></dfn></address>
        <sub id="f1jrp"></sub>

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劇照花絮

        在古典程式與時代節奏之間︱原創現實主義題材京劇《眷江城》今日彩排

        2020年08月14日
        簡介 圓場、跑馬、打背躬……這是戲曲舞臺上的傳統程式,它們的形成,已經有了近兩百年。兩面旗子,就是寶馬香車;繞場一圈,就是千山萬水??墒?,當時間的指針轉到21世紀,進入5G時代的戲曲人,又該用什么樣的方式,在舞臺上展示現代化的生活?如何在傳統程式與時代節奏中尋找融合點?這,毫無疑問是所有現代戲創作中的難題。

        【文字 | 韓琛  圖片 | 張婷  】



        圓場、跑馬、打背躬……這是戲曲舞臺上的傳統程式,它們的形成,已經有了近兩百年。兩面旗子,就是寶馬香車;繞場一圈,就是千山萬水??墒?,當時間的指針轉到21世紀,進入5G時代的戲曲人,又該用什么樣的方式,在舞臺上展示現代化的生活?如何在傳統程式與時代節奏中尋找融合點?這,毫無疑問是所有現代戲創作中的難題。



        “特點就是京劇的傳統程式不能丟,還要讓它融入到時代中去,把現實生活藝術化、京劇化之后,搬上舞臺?!弊辖鸫髴蛟旱奈枧_下,著名導演、京劇表演藝術家陳霖蒼斬釘截鐵的對這個難題進行了回答。8月14日晚,原創現實主義題材抗疫京劇《眷江城》在這里進行演出前的最后彩排。


        “確實很難,《眷江城》不僅僅是一部現代戲,可以說是一部時事劇,時間特別近,可以說是剛剛發生在身邊的事情。這種特別強的時空雙重現實性,很難用京劇來表現。畢竟京劇不像話劇和影視劇這樣寫實的藝術。京劇是虛擬的是程式化的,這是一個根本性藝術特色。我們無論創作什么樣的劇目,都不能忘記這個根本?!奔幢闶钦縿∧繉⑼暾某尸F于舞臺之上,在談起最初創排感受的時候,陳霖蒼依舊是長長的呼出一口氣,“難啊?!?/p>


        在這位出身于京劇世家,又曾以演員身份拿過兩次中國戲劇最高獎——“梅花獎”的大導演看來,程式,是京劇藝術最為寶貴的財富,也是京劇美學的根本原則?!皼]有程式,那就不是京劇?!蹦敲?,如何在一部“時事”京劇中,運用程式呢?“我們可以學習前輩大師的經驗,融合、借鑒、化用!


        微信圖片_20200817111111.jpg


             于是,當那些生活中天天出現的熟悉事物被呈現在彩排舞臺上時,卻呈現出了不一樣的亮點。曾遮住每個人半張臉的口罩,提煉出經典的藍白色彩,變成抽象的花紋,畫在每個人物的臉上。不同的人物,不同的行當,花紋的位置與式樣也有所差別。青衣的花紋更加秀麗,老生的花紋細致沉穩,大花臉的花紋稍顯粗狂,而小花臉,則將傳統的“白鼻梁”加以延伸,詼諧而俏皮。雖然沒有水袖褶子,髯口帽翅,不同的口罩花紋卻也暗暗融入了臉譜程式的基本點——人物身份行當的指向性。


             兩條傳統的白長巾,橫拉在手里,腳下走的依舊是傳統步法,可是上半身高度凝練而形象的肢體語言,卻讓人一眼就能看明白,這不是圓場程式,而是兩個大貨車司機,在公路上疾馳,相遇,又錯開。背景的燈光打出后視鏡的輪廓,虛擬的程式與現實的生活在舞臺上完成融合。



        翻飛的圍裙,手掌間舞動的手機……每一個動作都源自于5G時代的日常生活,然而在舉手投足間,卻能夠讓人感受到京劇程式的熟悉而獨特韻味。傳統與現代,生活與藝術,在《眷江城》中,將如同光與影,完美的合為一體,不可分割。


        8月15日晚,紫金大戲院,著名導演陳霖蒼執導、著名作家羅周編劇,江蘇省演藝集團出品,京劇院優秀青年演員擔當主演,原創現實主義題材抗疫京劇《眷江城》將正式與觀眾見面。



        微信圖片_20200817111134.jpg

        微信圖片_20200817111139.jpg




        nba滚动新闻